Information
オタクの電脳
QRコード
QRCODE
※カテゴリー別のRSSです
アクセスカウンタ
読者登録
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、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。解除は→こちら
現在の読者数 0人
プロフィール
伊娃的誘惑

2015年07月24日

痛楚的情緒充斥整個腦海



仰望蒼穹,目視雲端,絮絮遊雲飄渺成絲,絲絲縷縷,縷縷絲絲纏繞成一張巨大的網,心空無語,心緒綿綿成用絲線編織的雨簾。前路漫漫,遠方模糊了記憶,模糊了曾有過的幻覺!

撕一頁被你塗畫過的信箋,揉碎成疏疏密密的細屑,化作漫天飄飛的音符奏成一曲幽幽怨怨的心曲。垂簾心夢,夢夢皆為殤。冷雨如雪,冰凍了夏季的心湖!

炎涼明滅話淒傷,無語淚如簾,痛楚的情緒綿延了記憶,蔓延了曾擁有過的真實!站在你曾經過的路口,花香四溢,曾經的溫存還在,可百感交集的思緒確如奔騰的黃河水,席捲了整個心空。

下雨了嗎?為何視線已模糊,前路漫漫,思緒綿綿!雷雨閃電母乳餵哺還在繼續,為何青山綠水、花紅柳綠被墨色渲染成一幅灰色的山水畫!

撕扯被碾碎的花瓣灑向無語的天空,讓所有的記憶化做漫天的迷茫!一切歸零,一切如夢,一切皆空!佛界無雨露,萬事皆成空!

九曲離歌,緣定此生。路漫漫,冷燭殘紅碎了斷腸路。寒雨似醉,似醒,似花,似夢,濺起心的傷,波瀾易碎,思緒難理。

很想靜止一切,遠離一切,卻又絲絲藕連。蝴蝶夢翩翩,一紙嬰兒濕疹新愁卻上眉頭!是誰製造了這樣的殤,晴空冒雨,物是人非!念去去,煙波垂雨何處話淒涼!

想遠離,想忘卻,窮路盡頭是陌路!他鄉誰是客?九曲回腸,人海兩茫茫!剪一些碎片把記憶埋葬,錯亂一片!思緒成災,無語難眠!

為何要來過,來過為何要留下記憶。冰心一片卻碎成波瀾!你畫過的美圖還在,你留下的音符還在。

頭好痛,天空裏全是雷雨閃電!是不是我不該來過?付出的一切付諸東流!是不是不該遇見,為何讓記憶留下傷痕,為何。。。。還我一方平靜。。。

為何一不小心就捲入了太多的是是非非裏!是夢幻母乳餵哺還是真實,心事難卻,一陣冷雨潑涼了記憶!

我是不是該微笑著走開,還是繼續前行?走你曾過的路啊,卻驗證了你的預言!

不想回首,無語淚先流。。。。畫一紙心事遙寄成箋。。。。  

Posted by 伊娃的誘惑 at 11:38Comments(0)輾轉成歌

2015年06月15日

無暇的臉頰遺落了一縷傷神




眼淚漂在風中變成一封信,為我記錄走過的從前,讀著寄不出的泛黃思念,在雨中滲透了不安的回憶……

----題記

遠處捕風的少年,靜靜的望著追尋風箏的天空,誰在為誰牽掛?這段你給的年華,因為無悔,所以義無反顧,如若流年有緣相遇,轉身時請記得和我說再見!

(一)幕布緩啟,陽光正好

你說,陽光明媚,流年寂寞,正好相遇。

晨曦透過窗子照在書桌,斑駁了課本上的墨香文字,我皺眉,扔下筆,沿著陽光的脈絡延展視線,闖入眼瞼的是一張熟睡的側臉,輕輕地呼吸,忽然很想守護這如夜般深沉的靜謐,怔怔的,看著光線勾勒你完美的臉廓,不由的提筆,落紙四個字:溫涼如玉。來不及收回探究的目光,你便悄悄醒來,眸眼交迭,你愕然,只一瞬,便定性嘴角弧度,你的眸眼中有我說不出的純淨與明潔,如初生的嬰兒般讓人憐惜,慵懶的起身,留給我的只是陽光盡頭漸逝漸遠的瀟灑背影,你不經意間綻放的笑靨,永恆了歲月。

(二)煙雨濛濛,恰逢流年

你說,不偏不移,適值雨落九天。

早已習慣了這裏天氣的孩子脾性,望著簾外綿綿秋雨,不由的低歎、苦笑,慶倖臨出門前室友叮囑著帶傘,收拾書本,站在圖書館門口,看著雨滴在腳邊調皮的激起一圈圈漣漪,我喜歡一個人願景安靜地走進雨霧,感受著天賜的意境,你出現的時候我正撐傘準備離開,你說,同學,方便送我一程嗎?我抬眼,沉溺在你微啞的嗓音中,不禁感歎:這個世界著實的小,你總是讓我措手不及。我微笑,把傘遞給你,第一次與男生與如斯方式相處,我低頭、沉默,你穿著一雙黑白相間的耐克旅遊鞋,曾經弟弟也想讓我買一雙給他,但我嫌他駕馭不了這雙鞋,如今看來,你穿這雙鞋顯得那麼自然,仿佛他就是為你量身製作的,我沒有發現的是,順著你帶的路,我竟沒有踩到一個水坑,上衣一點兒也沒有濕,比我自己撐傘的狀態好了太多。

最終,你送我回宿舍,那把傘留給了你,你輕笑著說,謝謝。我漲紅著臉目送你遠走的背影,在灰色的天幕中無論怎麼看都顯得和諧溫馨,我沒有告訴你,你手中的紫色的傘下,裝滿了我的夢與編織的童話。

(三)掬一捧月光,借一度溫暖

你說,月光是有溫度的,生命也是有熱量的,所以不要害怕,你從來不會是一個人。

那晚,我失去了最愛我的親人;那晚,你踏著月光緩緩而至,像是墜落凡塵的天使,你背著一把吉他走在校園幽靜的青石板路,夜,靜的讓人心疼,我蜷縮在路旁的木椅上,躲在樹的陰影中,我知道此刻的我一定像是一個小丑,眼睛紅腫,臉上盡是淚痕,斷斷續續的啜泣聲顯得那樣突兀,你就站在我的左邊,遞給我一張手絹,我抬眼,會不會是我的錯覺,你澄澈的眼眸中有些許溫柔與寵溺?我沒有接,將頭埋在雙膝,感覺帶你坐在我的前面,你的聲音安靜而低沉,你說,丫頭,我們似乎不是第一次相遇了吧!你輕撫我的頭髮,我抬頭,你細心的擦拭我臉上未幹的淚痕,月光下你就call 輪如不染一絲塵埃的精靈,冷光打在你的臉上、肩頭,我看呆了。刹那間,我覺得世界沉寂了,我的心也安靜了;之後,隨意地倚在木椅上,望著清冷的半弦月,你說,記住,這是月光的溫度,即使在黑暗的夜裏,生命也是有溫度的,不管你遇到什麼委屈,什麼困難,都要堅強,眼淚只適合弱者,我還是覺得微笑更適合你,你捧著月光送到我的面前,真誠的讓人不忍抗拒,那一刻的你,是你心中認定的月神天使。

你該是剛上完課吧,我沒有說話,看你取下吉他,攸爾,山泉般清冽的弦音流進心田,心中的某個傷口似乎在慢慢癒合……

後來,很久之後,我才知道,那個寂寥的月光下,天使般的男孩彈奏的曲子叫做《天空之城》,我想,這也是在未來很長的一段時間裏乃至於現在,我偏執的迷戀吉他,瘋狂地熱愛木吉他版的天空之城的原因吧!  

Posted by 伊娃的誘惑 at 14:58Comments(0)輾轉成歌